topimage

2017-08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深水〖短篇〗 - 2012.03.24 Sat

短篇(深流x微水) by 雀巫




《短篇》





  有些忘記微水住在自己家已經多久時間,等到春去冬來,雪片漫飛的季節時,深流才憶起自己竟沒有擁有任何照片,當然,包括與微水的合照一張都沒有。

  這一天是休假日,微水一直在耳邊叨念著他想要買東西,但深流將那些話當作耳邊風,不是他不想陪微水逛街,而是平常上班早已耗盡他所有力氣,好不容易有可以自然睡到醒的機會,他當然不想錯過這樣的機會。

  「拜託,我想睡覺。」將棉被拉到連頭都看不見的地步,深流無論微水怎麼逼迫他起床,抑或讓未艾在他頭上啄個不停,深流都決心不退讓。

  就這樣一來一往沒多久時間,微水看見深流一丁點都沒有起床的欲望便放棄了,也叫未艾別吵深流休息了,直至半晌,深流發現怎麼沒了聲響,探頭一看,房間已經沒有任何人的身影了。

  「出、出門了嗎?」他並沒有聽見開門的聲音,決定起身前後找了一下子,沒有看見微水的身影後,他突然有些失落地坐在沙發上。

  微水並非沒有過出門的經驗,只是對於文明社會一概不知的微水突然出門的話,結果會變成如何?深流一想到這些就突然坐立不安。

  「我記得我有教過怎麼買東西,但是……」啊啊,還是跟去看看。

  深流忙緊抹去腦中可怕的想像,披了件大衣就衝出門了。


  街道上櫛鱗比次的店家和車水馬龍的熱鬧氣氛讓微水本來鬱悶的心情完然轉好,每間店家他都想要進去瞧瞧,而他那一頭刺眼的紅色和美俊的臉孔也吸引了女店員的注意,紛紛向他介紹商品,他也來者不拒地津津有味地聽著,但他臉色卻沒有透漏任何想要購買的欲望。

  「謝謝妳,但我不需要。」客氣的拒絕女店員手上的商品後,微水喚了未艾的名字後,一頭無眼烏鴉便從外頭飛了進來,穩穩地站在微水的肩頭上。

  啊──

  看見象徵不幸的烏鴉,女店員不禁掩嘴尖叫,微水先是詫異了一下,但馬上就收起了所有表情,跑步離去。

  「看來這裡不能讓你出來呢,未艾。」

  在無人的小巷中,微水思考該怎麼樣讓未艾可以跟在他身邊又不會引起別人注意時,某個急促的腳步往他的方向衝了過來,還未及轉頭過去,微水肩上的未艾已經朝著目標衝了過去。

  「嗚哇!未艾!」深流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微水這才轉頭過去,看見深流正被未艾親暱地啄著側臉。

  「未艾,回來吧。」上前將興奮過度的未艾拎了回來,然後露出疑惑的表情問道:「請問您不是在睡眠中嗎?」

  「呃。」深流一臉欲言又止的模樣,他總不能說自己是擔心眼前這傢伙闖了大禍才跑了過來吧。

  「以後如果你要買東西不要一個人跑出來,就算我不想跟也不要出來,要買什麼東西我會幫你買。」他刻意不回答微水的問題,只是想先跟微水定下這些約定。

  「……」雖然不曉得深流這樣子的行為是什麼意義,微水卻毫不猶豫地點了頭。

  看見微水答應自己的要求後,深流才稍微放心了下來,然後才問:「那麼,你想要買什麼?」

  自己並沒有很多次數跟微水出來逛街,再加上非必要時刻微水也總是沉默以對,或許自己疏忽了某些事情也說不定。

  此時,微水僅是說了一句「請跟著我走」之後便又朝著某個方向快速沒入人群之中,讓深流匆匆忙忙的快速跟在他的身後。

  明明就很少出來與人群接觸的微水卻飛快的穿梭人群,反觀明明身處在文明社會許久的深流卻只能苦苦地在後面追趕著,好不容易追上微水的腳步時,深流發現他們正站在一間照相館前。

  他看見微水指著裡頭一張似是店家拿出來給顧客參考用的全家福照,說:「這個是什麼?人怎麼會在裡面?」

  深流看了下照片,突然想到自己好像沒有解釋過相片是什麼東西,於是他花了點時間解釋所謂的相片。

  半晌後,深流看著微水沉思的模樣,以為是自己解釋的太艱澀了,想要換個方式解釋時,微水驀然吐露出一句讓深流訝異了十秒鐘的話。

  「那我想要這個、想要有一張有未艾、我和您的照片。」

  「啊?」


  在跟微水僵持了幾分鐘後,深流終於跟微水踏進照相館並表示要拍一張藝術照,然後館內的人員表示他們可以在換一間中挑選他們想要穿著服裝,只要穿好了再叫他們就好了。

  將未艾偽裝成玩偶是深流的主意,好險未艾似乎沒有反抗,店裡人員也誤以為未艾只是個玩偶便沒有多所在意,  此時,在挑選要穿什麼衣服的深流忽地看見一件仿民族風的衣服,一時興起也沒想些什麼就往穿衣間走去。

  「微水,我先去換衣服了。」

  遠方看見微水拿著跟自己風格差不多的衣服,深流想著或許讓微水想起一些往事吧。夢中有時深流可以窺見微水穿著巫女服的模樣,也稍微幻想著微水穿著巫女服的模樣,但連一次他都沒瞧見微水穿上巫女服的模樣。

  ……應該可以稍微期待一下吧?

  深流這麼想著。

  進去穿衣間沒多久,深流便換上了一套充滿羽毛裝飾的民族風大衣,但沈重的重量讓他無法適應,抖了抖身上的衣服讓他再服貼一點身軀後,深流便開始喚了微水的名字。

  「微水?」

  才喚了第一聲,微水就從某個角落走了出來,然後他身上的服裝足足讓深流獃呆了許久。


  那是與夢中的巫女服不太相同的服裝,但紅色的頭飾和層層疊疊的長衣將本來就偏向中性化的臉孔透顯得更加美形了。

  不過微水看著深流的衣裳也愣住了,而站立在肩上的未艾竟比微水更加激動,要不是微水早先一秒壓住未艾,或許下一秒未艾就衝向深流了吧。

  雖然深流的臉龐跟微水印象中的主人相差去遠,但整理看起來的氛圍讓微水誤以為自己還身處自己的部落裡,下一秒,他不由得落下淚來。

  「欸?喂,等、等一下,你別在這哭啊!」驚慌失措地用手抹去微水臉上的淚水,深流開始感到生氣和不耐煩。



  「那我不穿了。」感覺到自己這樣的服裝只會讓眼前人難受,深流悶著臉迅速地想要將這厚重的服裝脫掉時,微水卻馬上抓住他的雙手,幾乎是用嘶吼的聲音喊叫著:「不要。」但他又馬上將手收了回來,「拜託、不要。」

  深流看著掘著一張臉的微水,吁了口氣後,說:「好、我不脫總行吧!」然後又伸手將微水臉頰上的淚痕擦拭掉。

  「別哭了,等下要照相。」

  說不出什麼漂亮的安慰話,深流只能用著拙劣的方式來表示自己的歉意。


  好不容易彼此都心情平復後,深流這才去叫了店員過來拍照。

  為了符合深流和微水的服裝風格,店員特地將佈景佈成類似部落風格的模樣,當深流看到這樣的佈景時,他有偷偷地瞥向微水,觀看他的反應。不過,他的表情已經恢復成那樣寡言的模樣了。

  早知道就別挑這套服裝了。深流邊在嘴裡嘟噥著這句話邊走向照相的地方坐好。

  拍照的時間並沒有很長,未艾也沒有胡亂攪局,除了開拍前的那點小意外,拍照很順利的拍完了。

  拍完的那剎那,深流馬上奔去換衣間將身上的衣服換掉。他總是覺得有某種說不出的煩躁感,或許是罕見地看見微水哭泣的模樣讓他動搖了吧。

  那傢伙究竟在他的身上看見誰的影子。

  光是想到就很不是滋味。


  「照片請兩天後再來拿。」

  聽見店員這麼說的微水露出了失落的表情,看到這情景的深流馬上對店員要求:「可否現在幫我們處理相片,加多少錢都無所謂。」

  店員雖露出面有難色的表情,但也說不過堅持如此做的深流,說了一句「請耐心等候」的話後便拿著膠卷到後面的暗室去了。

  「雖然我並不知道這需要如此久的時間,但您也不必如此做。」

  「囉唆,我決定這麼做就這樣子決定了。」既然他已經答應微水有什麼東西想買只要交待他就會幫微水買到,那麼這一點錢也無所謂。深流是這麼想的。

  未艾似乎是僵立在微水肩上太久了,微水注意到牠有些躁動不安。跟深流交待後便逕行地朝著店門口走了出去,留下深流一人在店內等候。

  走出去的微水讓未艾飛去其中一根電線杆休憩,然後自己又回到了店內。

  「未艾呢?」深流問。

  「我讓牠到處飛一下,放心,未艾是我的信差,不會弄丟的。」

  「我擔心的才不是牠……」撓了撓頭髮,深流有些不自在。或許還是對於方才的事情有些歉意,但怎麼樣卻無法將道歉的話語說出。

  他們尷尬地在店內站著,沒有任何交談的話語,直到在暗室內的店員再度出現在櫃台前。

  「這是你們的相片。」店員親切地將相片交付給深流後,深流馬上付了錢後,幾乎是用硬塞的方式將相片交給了微水,然後自己頭也不回的轉頭離去。

  接過相片的微水楞了一下後,在考慮要追上去還是先看相片時,他意外瞥見深流那一抹紛紅的側臉,想了想,還是將相片收進了口袋,追了過去。

  一路追深流到了某個巷弄,微水知道這是回家的路,但深流似乎已經跑不動了便停下來。趁此時,微水走到了深流旁邊,然後將口袋的相片拿起,說:「這不只是我的相片,也應該屬於您的。」

  「……真麻煩。」的確,他不太想看相片洗出來是什麼樣子,或許他只是在逃避。

  逃避這相片的他並不是他。

  接過微水給的相片,深流深深吸了一口氣後,才拿到眼前一看。

  「這、就是相片……。」

  微水湊了過來看著自己的第一張相片,說:「大人您的樣子感覺很生氣的樣子。」他指著深流那皺在一起的眉宇這麼說。

  「囉唆。」惱怒地說完後,深流直直地盯著相片。

  微水在相片的模樣還是那樣嚴肅表情,就一如平常那樣。

  突然間,他鬆了口氣,卻不知道這樣的感覺該喚為什麼。

  「微水。」他驀然叫了微水的名字,「這張給你,反正有很多張。」他抽了一張相片給微水,但微水卻比出三根手指頭說:「全部,請給我全部。」

  「咦?」

  「據說只要有人像的圖片或畫像都可以被下咒,為以免被人……」

  「好了!」對於微水又開始發作的老毛病,深流馬上制止他繼續說下去,隨即拿了相片給微水,「剩下這張我留著了,你說相片也是屬於我的。」微水沒有反應只是默默看著深流將最後一張收進口袋中。

  「這總可以吧。那麼我們可以回家了嗎?」

  微水點點頭,喚了未艾回到自己身邊後,他們終於踏上歸途。


  至於最後那張留給深流的相片則是放在深流的抽屜裡,被深流細心保存著。







《短篇》END

深水〖短篇〗尋 «  | BLOG TOP |  » 深水〖設定〗

時刻

自分

みみぱん

Author:みみぱん
 
ここはブログではない、倉庫ですよ。

 

章節

分類

計数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