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image

2017-1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深水〖短篇〗尋 - 2012.03.24 Sat

短篇(深流x微水)尋 by 薇

《尋》






  我追尋著風,

                                          只為再次回到您的身邊。





                            ――…我唯一的,主人。




※ ※ ※




  夢是片段的,側躺在都市叢林的某個角落,微水身邊唯一可以倚的溫度是主人留給他的烏鴉信使─未艾。閉著眼,在充滿人工造物的地區幾乎聽不見精靈們的呼喚,連力量都似乎減弱了不少。


  『秀秀。』夢中的男人總是溫柔的笑著喚著只有他會叫的小名。


  每一段夢,都同時帶來了寂寞與溫暖。

  他懷念那些待在主人身邊的日子,只有他、未艾跟主人,還有許許多多的精靈圍繞。


  「人類……」睜眼,翻過身微水的眼望向灰濛濛的天空,不懂主人說的”人類”究竟是什麼。只知道主人說因為他是人類,所以必需要轉換肉體。因為神的力量太大,所以,他要先休息。


  可是,主人並沒有告訴他,他要休息多久。而他,又該等他多久。


  人類的世界氣息是雜亂的,不斷不斷的有不同的氣息與聲音從每個角落傳出又傳到另一個角落。他努力的分辨一個又一個的氣息,試圖在千百萬人中找到唯一的熟悉。


  「未艾,主人到底在哪呢?」用指節碰了碰窩在自己斗蓬裡的烏鴉,感受到未艾輕啄指尖的回應,微水淡淡的微笑。

  「這裡的力量好微弱……」跟巫師幾乎共存的能量在都市裡幾乎不存在,到處都充滿了無機質的物品,空氣也沉窒的令人難受。


  他的時間會不會也就在這停下來了呢?

  主人說,他雖然擁有分配時間的力量,卻不可能讓時間永不結束。

  終有一天,只要是人,時間都會停止。就像他自己一樣。

  如果他也是主人口中的”人類”,那他的時間也會停嗎?


  「早該停了……」根據習俗,他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根本都只是多餘的。每一道呼吸,每一個步伐,全都是時間”不應有的延長”。


  結束也好……如果可以再不用如此寂寞的生活在這個世界的話……


  突然,身旁的未艾跳離微水的懷抱,站到了大樓的邊緣像是察覺到了什麼。

  「未艾?」坐起身,微水疑惑的想要伸手去撈回看起來很危險的烏鴉。


  唰的一聲,未艾張開翅膀沒有一絲遲移的往下飛落。


  「……」靜靜的望著未艾離去的方向,最後微水還是選擇躺回天台的一端。


※ ※ ※



  夢是片段的,撐著臉頰深流再次的跌進了他人的意識裡。夢裡充滿了都市不存在的翠色彩,陽光溫暖且柔和,沒見過的動物在林間跳躍而過,平靜的湖面波光粼粼。

  『……』他知道後面有人在叫他,但他卻沒聽見那聲音,只是一種感覺。

  在陽光照映下,他看不見那個人究竟長什麼樣子,只知道一瞬間自己的心底充滿了溫暖。


  是自己許久未有的,溫暖。


  「深流先生……深流先生……!」

  「唔……」睜眼,頭仍然傳來微微的刺痛,深流一瞬間沒辦法反應過來自己究竟在哪。

  「深流先生,您還好嗎?」

  「嗯。沒事。」

  「那這個……不好意思可能要請你賠償……」女侍一臉不好意思的將請款單遞給了深流。

  「不,是我比較不好意思。」嘆了一口氣,被喚作深流的男人很直接就付了錢。看著眼前枯萎的鈴蘭,誰能想像它到前幾分鐘前都還只是剛含苞的翠植株?這到底是這陣子的第幾次了?深流已經算到不想算。


  從意外過後,他的右側就開始出現一些說不出來的變化。從右肩疼痛到眼睛頭髮皮膚產生變化,最後再到所觸碰的有機質都會枯萎,這使得本來就不擅與人交際的他從此更遠離人群。

  但他也沒有覺得這有什麼不好。反正他總習慣一個人生活了。


  「嘶……」只是唯一的壞處就是右半身總會傳來不明的刺痛。


  甩了甩頭,把剛剛腦海裡殘存的片段去除,畢竟那些都不是”他的記憶”。

  「還要去超市…….」拿起剛在麵包店購入的食材,深流才一站起身,就有一個影從樹梢上飛落在他的右肩上。

  「嗯?不是叫你不要跟著我了嗎?」深流看著親暱的磨蹭自己頸間紋身的烏鴉,心裡有無奈但無不。


  這隻烏鴉,從幾天前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之後就沒有再離開過。而一種莫名的熟悉感也讓他沒辦法將牠趕離。


  「奇怪……沒有眼睛的你是怎麼找到我……」當他發現牠沒有眼睛的時候也曾驚訝過,但隨即又覺得或許只是當初的基因缺陷罷了。


  肩上的烏鴉像是要告訴他什麼,發出了叫聲。但是他無法理解那意思。


  「你想跟我說什麼嗎?可惜我聽不懂啊……」拍了拍烏鴉的身體,深流轉了個彎往超市走去。


  他感受得到烏鴉些微的哀傷透過觸碰著的紋身傳了進來,但那也只是些微到難以查覺的感覺罷了。

  他是人,要他懂一隻烏鴉想什麼是不可能的。


※ ※ ※



  採買完日常用品,烏鴉又從樹梢上飛落到肩膀。深流忍不住想這隻烏鴉或許是有人在養的,否則怎麼會那麼聽話,叫牠在外面等就在外面等。

  「你不去找你主人沒關係嗎?」


  這句話彷彿是個契機,只見烏鴉叫了一聲振翅飛向天空。


  「快回家吧。不要迷路了。」打算要目送烏鴉離去,深流卻發現烏鴉只是定點的一邊飛一邊轉向自己這邊。

  「快走啊?」

  像是在回應一樣,烏鴉只是叫了一聲又飛了下來咬了深流右邊的袖子扯動。


  「怎麼?要我跟你走?」深流試探性踏出了一步,就看見烏鴉又往前飛了一小段距離停了下來。

  看著外面的天色還沒暗,深流憑藉著一種接近本能的驅使,跟在烏鴉後面一步步走。


  他們繞過了幾棟大樓,穿過了兩三條街,最後從市中心到了比較偏僻的邊緣地帶。

  「這裡?」看著烏鴉直線往天台飛去,深流嘆了一口推開了生鏽的鐵門。

  腳步聲在空盪的樓層中形成數次迴盪,每踩上一階就彷如有另一人隨之其上。微光從蒙塵的窗口透射而入,粉塵飄浮在空中形成一種虛幻感。


  樓梯的頂端是一道鐵門,門半衍著,從門外傳入像是歌曲又似低喃的聲音。那聲音充滿了不可言喻的力量吸引了深流往頂樓移動。

  推開門,他看見一個人影在微光下旋舞。斗蓬如羽翼般開展,每一折手一彎腰,每一聲高唱一句低吟,都讓深流感受到右半身傳來強烈的熟悉與悸動感。


  「你……」深流忍不住發聲打斷了舞。

  「……!」戴著面具的人扼然停住了動作。


  「……主人……?」

  摘下面具,桃色的眼眸一下撞進了深流那不一樣的眼瞳。


  『秀秀。』

  直接從腦裡竄出的不是自己的聲音,伴隨著劇烈的疼痛。


  深流立刻明白了。

  那個在夢裡總帶來溫暖氣息的人,正在眼前。






《尋》END


深水〖短篇〗傻瓜 «  | BLOG TOP |  » 深水〖短篇〗

時刻

自分

みみぱん

Author:みみぱん
 
ここはブログではない、倉庫ですよ。

 

章節

分類

計数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