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image

2017-06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深水〖中篇〗一日遊⑴ - 2012.03.29 Thu

中篇(深流x微水)一日遊 by 瑞讀

《一日遊》






  這天的臨歌心情起伏非常大。

  首先是照常的早晨電話,和她的深流共同迎接美好的一天,然而接通後的那一頭今天卻沒有平常那樣“嗯”“謝謝”地結束話題…

  『妳有空嗎,我今天想去T市的遊樂園…』

  臨歌的雙眼瞬間一亮,甚至忘記電話那頭根本看不見她的動作,重重地點了好幾次頭:「有!有空!一整天都有空!你你等我一下我馬上就到!」

  『等妳?不是,我只是要問妳…』

  「九點…不,八點半,我八點半就可以到了,等我!」

  不顧那頭還在說什麼,臨歌看了看針指向七點十二分的時鐘,連脫鞋都沒穿便丟下座機,衝進浴室以二倍速盥洗自己。

  她嘴角忍不住上揚,雖然今天有午班的打工,下午還和朋友預約好護膚了,那家店太受歡迎,臨歌已經等了一個禮拜,好不容易才排到的…

  可是一與深流放在同個天秤上,那些東西完全沒有相提並論的價值。

  這是自從他們“分居”後,深流第一次主動約她出去玩啊。

  臨歌推開那些堆積的,有些還未拆封的箱子,打開久未全揚的百葉窗衣櫃。要去遊樂園的話,穿裙子會不方便,而依她對他的了解,沒有情調的深流肯定又會穿普通的T恤或白色襯衫…

  嗯,沒有她的堅持,他一定不會選擇那件粉色襯衫和漸層背心的。臨歌邊想,瀏覽的眼神忽然停在其中一件淺棕色的輕裝上。

  那件是為了配合羽毛耳環特別買的,但僅只穿過一次,因為看見她穿的當時,深流的表情明顯告訴她很不喜歡。

  於是在買來的第二天便被臨歌打進冷宮了。

  後來她才慢慢發現,深流對顏色的接受度非常低,要是可以,他幾乎希望全世界只有色和白色。而其中又屬對淡彩色系最為反抗:不鮮艷的顏色在他眼裡都不如換成色或白色。

  很可愛的小毛病啊,臨歌拿起另一件削肩背扣,腦中浮起的某個顏色卻怎麼也揮之不去。

  …淡淡的銀紅。

  銀紅,木,銀杏黃,幾個顏色慢慢融和,塑造出模糊的形象,讓臨歌的眉頭輕輕皺了起來。明明都是他最討厭的顏色,他最不會回頭多看一眼的類型…

  沉默了一會,臨歌放下手裡的,略帶猶豫取過那件淺棕無袖。

  要是他變了,她也可以為他改變的。臨歌將檯燈打開,對著鏡子拍了拍臉這樣想道。


 
  事實證明,被感情綁架智商的人都是笨蛋。

  當臨歌準備以最燦爛的笑容迎接為她開門的人,卻在看清了來人,徹底僵硬表情後,她更切身理解了上述的意思。

  與她對視的正是她最不想一大早遇到的,今天特別換下那奇裝異服的微水。甚至不消細看就發現這人身上穿的是深流的衣服,還是深流最喜歡穿的那件。

  「……」

  「……妳好。」

  臨歌不太舒服,她細心打扮可不是為了大清早來這裡和他打招呼的,她推開杵在玄關的人,脫了鞋便往房間走:「小深,我來了,你在房間嗎?」她忍住不快,盡量開朗地喊。

  回應她的是輕快的開門聲。正在調整帽子沿扣的深流慢慢走出來,他並無特別愉的表情只看了臨歌一眼,便抬起下巴,偏頭點了一下,「過來,這頂帽子你戴著。」

  据在深流側肩的烏鴉徹底無視某人,牠親暱地磨蹭他的臉頰,那裡有一道新鮮的抓痕。

  某人臨歌僵在走道中,看著越過他走向前的男人盯著那頂帽子,似乎有些無措,而後微微低頭,由那雙手替他戴上……

  那麼溫馨的氣氛讓臨歌毛骨悚然,她忍不住打破現況。

  「喂!」

  兩人,包括那隻嚼著藍髮的烏鴉皆停頓了動作,朝她的方向看過來。

  「……」

  「……」

  「……妳好。」戴上帽子的男人再次打了招呼。

  臨歌硬是收回不的表情,有些委屈地看著深流:「我太早來了嗎,怎麼小深都不理我?」她彷彿無意識地微開手臂,像展示自己今天的盛裝。

  深流卻沒細看她,拉著微水的手臂往客廳走:「我跟妳說過不用來,我只是想問妳那邊能不能寄放寵物而已。」

  「什、什麼意思?」後退一步讓路的臨歌看著兩人背影,愣了愣,急忙跟上。

  「妳以前不是在那邊打工過嗎?」深流將發出半個音的字句咬斷,似乎考慮了一會說法,重新開口:「我沒…我打算帶這傢伙去看看而已。」

  說到“這傢伙”時,深流舉了舉他牽著的手示意。

  臨歌止步,靠著客廳的門框不可置信,她看著翻櫃尋找什麼的深流,屏住呼吸,有些艱難地開口。

  「可、可是我都為了你,推掉……我都來了……」她吶吶地:「那我怎麼辦?」

  戴著帽子的男人看向她,眼中有什麼她不知道,她只專注地看著另一人的背影。

  臨歌感覺隨著她的語尾,那人停下翻找的動作後,可能細不可聞地淺淺嘆了口氣。深流轉過頭,還是那副沒什麼情緒的表情。

  「一起去吧,有妳在也好。」

  聞言,她的臉色終於有些恢復了。



  不用很多時間,臨歌就了解出門前深流那句“有她在也好”到底是什麼意思了。

  她想她可能誤會深流非常非常久的歲月,也或許她當時太過置身事內才會毫無感覺…她以為她的男朋友一點也不體貼,甚至連溫柔的邊都沾不上……

  看著深流替男人開車門、講解安全帶的使用方法、並傾身做出扣上再打開的示範後,臨歌眼睛都直了。

  「你…為什麼…」坐在後座的臨歌待深流上車後,扳著他的椅子耳語。

  「他不會用。」深流的答覆很簡便。

  「不是,我是說……」她想了半天也找不著下半句,眨了眨眼告棄:「算了,沒什麼……」

  接著,滿車被沉默籠罩。

  微水懷中的未艾起初對新環境新鮮非常,似乎好奇極了這個有深流氣味的大箱子,但駛動後便懨懨起來,縮回微水環繞的手臂中,臉頰蹭了蹭,細細啞了幾聲,便不再動作。

  臨歌安靜地玩著手指,她知道深流開車時不喜歡說話,以前都是這樣的,他不喜歡聲音,連廣播都不願意聽。

  好孤獨的人啊,臨歌想起過去坐在助手席的自己,總是默默的看著鄰近處,那認真的側臉,感覺時間流逝。

  「臨歌。」

  忽然的呼喚,臨歌抬起頭看向後視鏡,深流看著她。那麼直截的眼神令她心裡不住跳動,臨歌急忙回:

  「怎麼了?」

  「妳可以跟微水說說話。」他轉開眼,又看回前方路況。

  臨歌感覺自己的微笑僵了僵。

  「不用了,我沒什麼話好跟他講…」

  「微水,你有問題可以問她。」深流這次是對著他身邊的人說。

  「好的。」那人謹慎地回道。甚至側過頭,對著她點了點頭,像是說著請多多指教。

  臨歌的笑臉完全垮了下來,她偏過頭,惡狠狠盯著窗外的風景,一句話都不想應。

  深流居然要她跟他說話,要自己的女朋友跟另一個男人說話。真是討人厭的玩笑,臨歌心裡想著,也拒絕接受隱隱不被重視的感覺。

  就好像承認深流的那兩句話,都不是為了她,而是為了那個男人一樣。

  抵達後,深流讓二人先下車,他去找車位,並尋找寄養未艾的地方。烏鴉似乎不捨男人的懷抱,被深流接手後,牠不著力道地咬了咬他的手指,抖抖羽毛,又縮成一球。

  臨歌本來想跟著深流,剛想開口,便聽見他們的對話。

  男人站在搖下的車窗前,他的背影看起來毫無畏縮或卑微,但肩頸的弧度卻看來那麼順從。手由窗口伸出,落在男人的領口,深流看著他。

  「你跟她在那邊的門等我,我馬上回來。」

  「好的。」

  「坐車還好嗎,未艾好像有暈車…不舒服,你呢?」

  「不會的,我很好,謝謝大人。」

  「……等著,等我回來,我們買票進去。」

  「好的。」

  直到深流的車窗搖上了,臨歌都沒有開口,她看著男人走到身邊站定,眼神盯著漸遠的那輛車,終於忍不住譏諷。

  「…你不用這麼肉麻吧,深流是很專心開車的,他已經看不見你了。」

  男人轉頭看了看臨歌,帽沿下的雙眼有些疑惑。

  她沒有回應他的凝視,偏過眼:「你真害,我都不知道他現在喜歡這麼新鮮的,角色扮演嗎?」臨歌刻意的笑出聲,

  「又是“主人”又是“大人”的,想做小的至少也考慮一下你自己的條件,你一個大男人不覺得彆扭嘛?還是你天生就樂意…」她將後面的話嚥了回去,就像一說出口,就會想像出令人難受的畫面。

  「……」男人似乎出於禮儀地,沒有移開視線,也沒有打斷她的話。

  這讓兩人間又蔓延了如同在車裡的沉默。

  好一陣子,臨歌深呼吸後,環起手說道。

  「…總之,你最好了解小深他跟你不一樣,他……」她強迫自己保持平淡:「他根本不是同性戀,圖個新鮮玩玩而已。」

  「……」

  「怎麼,你沒有想說的嗎?」臨歌終於轉過頭看向男人。

  她以為會看見充斥強烈情緒的臉,可能噁心地蓄滿淚水,可能受到羞辱的憤怒,可能一副輕高淡然的樣子;卻發現眼前的男人依舊是那樣的表情,略帶疑惑的眼神直率地看著她。

  「有的,深流先生說讓我們去門邊等怹,請問我們該走了嗎?」

  他的視線讓她倍感罪惡,臨歌意識過來為什麼說這番話時,她下意識不願意去看著這個人。

  他的眼神乾淨到太過不合理,讓她感覺自己像個跟小朋友解釋如何嫖娼的壞女人。

  明明他才是第三者的,不是嗎?

  「你想裝作聽不懂嗎?」

  男人的表情這次有點變化了,他認真道:

  「請問我聽不懂的地方能向妳詢問嗎?據深流先生所言這裡的部分人群不喜歡過多的疑問更多時候甚至拒絕回應,妳在“車上”的態度表現得像是“部分人群”,因此我判斷妳不願意作答,若我能夠提問的話將會節省非常多的時間去記憶妳語言中出現次數極頻繁的……」

  「……」

  這次換臨歌沉默了,一種莫名被羞辱的感覺爬上臉頰。這個男人根本不在她的頻道上,搞不好她還被他當著猴子耍。






-續-

深水〖中篇〗一日遊⑵ «  | BLOG TOP |  » 深水〖短篇〗失去

時刻

自分

みみぱん

Author:みみぱん
 
ここはブログではない、倉庫ですよ。

 

章節

分類

計数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