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image

2017-08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深水〖中篇〗一日遊⑵ - 2012.03.29 Thu

中篇(深流x微水)一日遊 by 瑞讀



《一日遊》





  短劇揭過,待入場並寄放好寵物後,臨歌拿著導覽才想要挽上深流,便被他抽手避開。

  「妳走另一邊,微水過來右邊。」深流指名著拉過人。

  臨歌覺得不滿極了,但對著深流又拿不起脾氣,抿抿嘴,急忙跟上前:「小深想玩些什麼?我們可以先去拿雲霄飛車的排隊票,然後去看看海洋館?」

  在看見深流與男人並無接觸,深流的右手甚至插在口袋後,她才稍微緩和情緒。

  「這裡的玫瑰迷宮最近才剛整修好,小深記得嗎,我們來的那次…」她將導覽翻到設施推薦的那頁,轉過頭卻發現深流根本沒有注意到她。

  「這裡就是你昨天在電視裡看到的遊樂場,認得出來嗎?」

  他面對的男人眼神眺望,觀察著四周的景物後,輕輕地點了頭:「是的,認得。」

  深流聞言,便也不說話了。

  這麼平淡的兩句對話,臨歌卻真切感受到當男人點頭時,深流的眼神該有多麼溫柔。那種平靜的氣氛令人難以言喻,她難過地用力挽住深流的手。

  「我想玩雲霄飛車。」她刻意用孩子氣的口吻撒嬌。

  這次深流沒有再抽手了,他看向臨歌:「妳真的想玩?」

  「想。」

  深流點點頭:「好,那我們先去吃中餐,妳玩好了來餐廳會合。」

  「……」

  跟沒情調又沒興致的人出門不是錯誤,選擇跟這種人撒嬌就是一種罪惡了。

  並且就結論而言,臨歌這一天都沒有如願以償,玩到她“真正”想玩的雲霄飛車。

  因為她最後還是不滿的跟著深流進了餐廳,而進到餐廳後,深流居然讓那男人在座位等他們二人點餐,絲毫沒有考慮她才是應該坐著等待餐點的人,這便集成更多不滿…

  在諸多不滿中,臨歌吃了平常的兩倍份量那麼多,依舊氣鼓鼓地,無處發洩。

  這也造就她整個下午的不良狀態,乃至連看見旋轉木馬上頭繪製的小蛋糕都會反胃,更不要說乘坐高階速的遊樂器材了。



  在乘坐遊景的小火車後發生了點小插曲,臨歌去洗手間補妝,出來卻發現男人抱著陌生的小女孩說話。深流坐在他身邊,一手撐著臉側,只以左眼望著二人。

  「哥哥怎麼跟我一樣綁辮子?」小女孩的鼻尖有些發紅,水潤潤的眼睛看起來才剛哭過,她小小的手輕輕撫摸男人右頸側的一縷長髮,稚氣地問道:「只有女孩子才綁辮子,哥哥不是男孩子嗎?」

  「哥哥以前是長頭髮,不紮辮子的,都剪斷了,剩下這些,才紮起來的。」

  男人的口氣柔軟了很多,他的表情少了幾分謹慎,滿滿全是令人感覺安寧的柔和。

  臨歌感覺非常微妙,她應該是非常討厭那人的,討厭到光想像到他的樣子便會整天都不愉快。但這一刻也不得不承認,其實男人非常好看。他有一雙美得張揚的眼睛,若不是過於內斂的氣質,那雙紅眸甚至讓男人有些性別莫辨。

  放眼望去,才發現有很多人都和她望著同樣的方向,雖然她一點都不喜歡他,對這個認知卻一點也不意外。臨歌想,深流這樣厭惡小孩的人都不出聲驅離的原因,或許也是這樣吧。

  收起拘謹的男人,好看到令人有種神聖的錯覺。

  她站在洗手間門前,靜靜看著那處的三人,有些悲傷又好笑的想。

  「為什麼要剪掉呢?」縮回手,小女孩笨拙地攬過自己的長辮子,寶貝地摸了摸,「哥哥以前的頭髮跟我一樣長嗎,我留了好久,哥哥也留了很久嗎?」

  聽著她的問話,男人的眼神放得極淡,彷彿在回憶什麼,接著輕輕地,微微一笑。

  「為了替我最重要的人祈禱。」

  「祈禱什麼?」

  「……祈禱我能找到怹。」

  他的笑容實在太輕了,輕到入夏的風一吹拂,就看不見了。但臨歌肯定深流看見了,因為在那瞬間,他眼神中的悲傷像最快的箭羽,擦過她的臉頰,化做水珠滴落而下。

  臨歌覺得心疼得不可理喻,也疼得莫名其妙。

  「哥哥好奇怪,還沒有找到,怎麼知道是最重要的人呢?」小女孩挑到了男人的語癥,咯咯笑了起來,她哭紅的小鼻尖已被笑得紅撲撲的臉頰染成一色,再看不出曾經的悲傷。

  微水輕輕放下小女孩,替她拍了拍裙襬,他沒有回覆最後的問句,直到深流給了小女孩幾個銅板,讓她別再跌倒地道別後,他都沒有再說一句話。

  待臨歌擦乾淚痕,與二人會合繼續行程,他們有默契的,誰也沒有提起那段小插曲。只是那之後男人顯得有些疲憊,深流在他低下頭時,會牽著他走;而看見這些時臨歌也僅是轉開眼,沒有那麼激烈的反應。

  除此之外一切順利。

  他們還是去了臨歌推薦的海洋館和玫瑰迷宮,對於深海的生物男人似乎有強烈的排斥感,進館後從淺海走到深海,他抓著深流衣角的手都沒有放開。

  臨歌原先也想效仿,至少她的外表看來比男人更適合這麼小鳥依人的動作,但至終不敢,深流不是喜歡這樣動作的人,就連以前她挽著他的手時,若走得慢他幾步,深流便會抽手走在前頭。

  她想著配合他,從來沒想過讓他遷就她。

  而後的玫瑰迷宮就有些麻煩,因為主打是情侶探索,若是有同行者時,迷宮入場規定男女一組,這讓他們的分組為深流與臨歌一組,男人則單人。

  臨歌有些感激那位工作人員,那位小姐認出她與深流當年曾經來過,才會這樣分配,這讓臨歌終於有機會能和深流單獨共處。

  然而就在她正想入場時,深流棄權了。

  「麻煩,妳玩就好。」他極為大氣的說道。

  「……」

  臨歌為時30分52的紀錄出場,還是迷了十幾次路,受不了拆了兩座玫瑰叢,被工作人員緊急遣出的。她看著坐在終點,喝著罐裝咖啡的深流,扁了扁嘴,心裡可悲的想著幸好他還坐在這裡等著。

  反觀男人則是以2分14的紀錄出場,由攝影機觀測他完全沒有迷過路,是按最標準的路線走出來。臨歌有些意外,稀罕地開口關心,得到的答案是男人疑惑的反問。

  「請問這是您們的迷宮嗎,看起來沒有任何陣法與咒術,應該要失去方向嗎?」

  「……」

  臨歌決定她要是再來,一定要在事前背下來這迷宮的路線。




-續-

【繪師問卷】 «  | BLOG TOP |  » 深水〖中篇〗一日遊⑴

時刻

自分

みみぱん

Author:みみぱん
 
ここはブログではない、倉庫ですよ。

 

章節

分類

計数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