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image

2017-05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ask點題 - 2014.09.24 Wed

《如果周硯、禮火、跟瑞讀成為隊友,而BOSS是淺燈的話》ask.com






《如果周硯、禮火、跟瑞讀成為隊友,而BOSS是淺燈的話》ask.com


從前在遠方的小國,出生了一位非常美麗的小公主。這位小公主有著一頭青綠色的短髮,與紅寶石一般深邃的眼瞳,所以被取名為白雪硯。並且深受百姓們愛戴。
可惜好景不長,在白雪硯出生沒多久母妃便長辭人間。為免孩子缺愛,父王在弔喪期後,迅速為小硯添了一位美麗並有教養的皇后做繼母。

雖然背景只有兩行,不過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已經到了白雪硯成年的這一天了。終於出現在鏡頭上,並且擁有發言權的十八歲硯小朋友此時正戳著繼母剛烤好的小餅乾,憂鬱地說道:“……這個設定好像哪裡不對……”

美麗並有教養的皇后歪頭,微微一笑:“怎麼了,味道不對嗎?”皇后今天穿著收腰的紫黑色絨毛長裙,看起來纖細優雅,也襯著他身後白軟的三條狐狸尾巴更加蓬鬆。

“……”看見能把裙裝穿得毫無排斥的淺燈,周硯反而不好意思抱怨了,抹了把臉,他改口:
“那個,我們把話說白了,你知道這個故事吧,我是說原創的童話。”

淺燈一愣,急忙點點頭:“自然的!我小時候也非常喜歡這個故事,特別是到了森林以後,遇到七個……”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周硯急忙比了手勢,看著左右無人,壓低聲音道:“那……你什麼時候準備讓我去森林?”

他的行為讓很少說悄悄話的淺燈有些緊張,尖長的耳朵挺直起來:“……”
“呃,可以不用這麼小聲,還有你可以繼續坐著沒關係。”
“喔!”鑽到石桌底下縮成一團的小狐狸急忙爬出來,臉紅紅地摀著嘴,有點害羞地說:“我以為要等魔鏡說你是最美麗的人,才要開始下一段。”

周硯震驚:“真的有魔鏡?”
“是的,聽說是從別的劇組借來的,真的能說話呢!”
“好酷喔!那它真的有告訴你誰最美嗎?”
“有是有的,不過它可能是照著劇本說的。”看見周硯反應這麼熱烈,淺燈也跟著開心起來,“到現在它還是說是我……”
“啊,這樣子嗎,不過不一定是劇本啊,……”

總之,一切按照進度。在晴空萬里的這一天,收到命令的獵人將白雪硯載到森林裡了。

***

“喂喂喂!”周硯從馬車探出頭來,一臉黑線:“你怎麼在這裡?”
獵人微微側過頭,露出扁帽下的一隻眼睛:“我是獵人啊。”
“我知道你是獵人,我問的是為什麼你是獵人!”他指了指天空:“說好的隊友呢!”
禮火隨著周硯的手勢向上看,只看見一片藍天。疑惑回頭道:“我是隊友啊?”

“這個角色不是隊友好嗎,你是皇后派來謀殺我的。”
“我最後不是放走你了嗎。”
“放我走了,”周硯瞇著眼:“然後你就沒有戲份了好嗎!”
一手拉了繮繩,禮火走下車,理直氣壯地看著周硯:“可是只有獵人這個角色有槍。”
“……”

“反正我放走你以後,去哪裡都沒差,我就跟著你走就好啦。”
看著對方一副“不用計較細節”的表情,周硯無力地被扶下馬車。抬頭看了看天空,嘆了口氣:“我總覺得這個設定不太對……”

“?”禮火歪頭:“天上有什麼,你怎麼老是往上看?”
“我不是在看天,我在看標題。”周硯一回頭,被幾乎貼著自己的禮火嚇了一跳,急忙後退幾步。儘管這個人有多麼不靠譜,他的外在還是非常有迷惑性的。

周硯記得最初見到禮火時,他正坐在長椅上翻著書。一身全黑的長版風衣,半瞇著眼似乎很放鬆的樣子。但哪怕是這麼慵懶的模樣,都讓人覺得有些凌厲。
那時候周硯想,這個人優雅的就像一隻黑豹。
而那之後的周硯完全不敢直視當初的自己。

“標題,喔,大概是主角外掛吧。”他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我還以為你看見那個了。”

“……那個?”
“就是那個啊,你不是看得到嗎?”
說完,禮火睜眼挑眉,雙手抓空,做了一個淒厲的表情:“嗚呃……的那個,我聽說光講關鍵字他們就會聚集過來,是真的嗎?”
“……”周硯捂臉,他愈來愈沒有自信跟這位隊友好好相處了。

***

因為身上沒有準備生火的材料,兩人趕在天色明亮時動身,想盡快找到下一段主要劇情的背景地。不過隨著進入森林深處,哪怕時間沒有過去多久,沈重的樹蔭也在片刻阻隔了大部份陽光。
踩在潮濕的腐葉上,周硯感覺連空氣都溼冷了起來。他搓了搓手臂,雖然不想承認,但自己對這種陰暗又看不見盡頭的地方沒有任何好感。

反正都知道是童話故事了,難道不能把背景弄得溫馨一點嗎,種點楓樹或是櫻花什麼的。他心裡默默想著,忽然感覺手臂一熱,嚇得周硯差點沒叫出聲。

“前面有燈,你看!”禮火搖了搖周硯,開朗說道。回過頭來發現對方一臉發白,板著臉看著他,這才後知後覺地放開手:“怎麼,你冷啊?”
周硯搖搖頭,沈默了一會才找回聲音:“走……”

禮火有些好玩盯著他:“你該不會一路上都在害怕吧?怕黑?”
周硯知道禮火打趣,沒什麼力氣地瞪了他一眼。

“每個人都有一兩樣怕的東西,這不奇怪吧。”他知道自己膽小,但被點明出來總不是件舒服的事。周硯已經做好被嘲笑的準備了,反正他想這傢伙不會理解他的。

只是沒有聽見預想的笑聲,反而聽見他爽朗道:
“我以為你不想理我才一路都不講話啊,看你走這麼專心,我也不敢吵你。”禮火想想,有些驕傲地說:“你怕的話可以跟我說,我不是有槍嗎?”

他笑起來的樣子總是帶了點張揚,可是並不浮誇。周硯看著他直率的眼神,不知道為什麼,一瞬間有種“這傢伙似乎很可靠”的想法。
……周硯撇撇嘴,又覺得不敢直視自己了。

***

他們順著燈光找著了稍微小型一些的木造房屋,雖然不想劇透,不過是個人都知道那是屬於七位小矮人的財產,也是白雪硯與獵人禮火尋找的下一個重要景點。
周硯站在門外,猶豫了許久,還是沒辦法實行擅闖民宅。兩人並肩靠在門板上,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

“這個故事的主旨到底是什麼啊。”
“不知道,組隊推BOSS?”禮火一手轉著帽子,看起來有些無聊。
周硯想了想,說:“你有槍,完全可以當主力推不是嗎?”他跟那隻剩下的隊友,一個弱,一隻傷殘(腦),完全是拖油瓶的存在,有或沒有都沒差的。
“嗯……”

“而且淺燈對你下過命令殺我,已經暴露BOSS的本質了,這時候我們回去就故事上也不會衍生出誤會純良的情節……”周硯愈想愈覺得一路上浪費時間:“就算那隻兔子沒有出現,我們也可以用它是作者一直存在的理由順過去,我剛剛怎麼沒想到……哎……”

禮火看著他在燈火下生動的表情,覺得周硯實在很有趣。看起來好像很複雜,做什麼都規規矩矩的,就算排斥性別倒置,還是會因為設定是公主而穿上女式禮服。
可是接觸以後又會覺得他很單純,他眼中的世界好像特別乾淨,只會存在一面性。

就某種角度而言,的確是像“白雪”一樣的人。

禮火歪頭,打斷他的自言自語:“可是你要結婚啊。”
“如果現在趕……”聽見除了自己的聲音,周硯的腦袋一瞬間空白,看向禮火:“……哈?”

“不來這邊就見不到王子了,”禮火理所當然地看著他:“你的王子,嗯。”
周硯從對方清澈的眼瞳看見自己連身裙裝的倒影,忍不住捂了臉呻吟:“……不會主旨是這個吧……”

看著他動搖的樣子,禮火開口剛想接話,便聽見在兩人身後的門板“喀”地一聲,緩緩拉開一個縫。

“你們繼續聊天的話這篇就寫不完了……”那聲音陰惻惻的,讓周硯忍不住全身寒毛竪直。一手勉強抓著禮火的衣角,他隔著禮火,鼓起勇氣瞇眼望向來聲處。

在門後的,是一隻毛絨絨的,全身通白的……白蘿蔔形狀的兔子。
“……”

“隊友!”禮火指著兔子樂。接著發現在門之後可不止一隻……:“七隻隊友!”

***

聽見他的聲音,其中幾隻抬頭看了一眼,便又繼續做自己的事,只有來應門的這隻有點反應,對禮火擺擺手,讓兩人進屋:“其他六個是我的精神體,我熬夜了,他們只剩下行屍走肉,不用打招呼沒關係。”
周硯的眼角抖了抖,還是站在禮火身後。不得不說在那麼狹小的空間有七隻同樣表情同樣身量的白蘿蔔兔子……畫面實在有那麼點密集恐懼。

“你……們不是應該去打礦嗎?”
應門的兔子叉腰:“周小硯同學你對我誤解太深了,我的世界從來不會出現這麼殘暴的行為,虐待小動物是不道德的。”
“有你這麼粗壯的小動物嗎,腰都夠我兩倍粗了!”
“我都是毛皮厚,你抱抱我看看呀!”一說到抱,其他六隻兔子也都聚集過來,好像收到了什麼關鍵字,青黑的雙眼閃爍出“求撫摸,求順毛,求麼麼噠”的欲望。

饒是喜歡治愈系毛絨絨的周硯也被看得全身發毛,他看向被抱住小腿卻一絲反抗都沒有的禮火,露出疑惑的眼神。

禮火眨眨眼:“你給它反應它就人來瘋,不理它,就會自己安靜啦。”

周硯再看,果然剛才還磨磨蹭蹭的兔子們已經鎮定下來,此起彼伏地小聲道:“真不愧是禮火啊”“大兒子就是不一樣”“太熟了不好玩了……”
接著又散開,回去做自己的事了。
只剩下還站在門旁的這隻仍然抱著小腿,兩隻小短腿兒踩在禮火的鞋面上,半寄生狀地磨蹭。

周硯搓了搓手臂。

兔子抬頭看了看兩人,才慢慢開口:
“其實已經END了。”

“……?”
“剛才禮火喊“隊友”的那邊就完結了,後面這些都歸類在作者小劇場了嗯。”
“……!”

“喔!”禮火應了聲,問周硯:“你不是看得見嗎,你抬頭看看有沒有?”
周硯瞪他,低頭又瞪兔子:“…………這篇的主旨呢!”

“主旨就是帶你們出來蹓躂蹓躂啊,篇名只有指定出場角色,有人規定最後要一決生死嗎?”
“……狡辯!”講規矩的周硯最收不了這種人了,想半天才想到詞:“爛尾可恥!!”
兔子臉頰貼著禮火,撇嘴:“我才不爛尾,我都壓軸了,還有七隻!根本豪華點贊!”
“……”

“END!”這句是禮火喊的,這篇裡頭唯一開心的就是他,既穿了獵人裝,又配了獵槍。

“結局啦結局啦,我寫了一個晚上啦!”這句是兔子喊的。

憋了半天,周硯扯著裙子才喊道:“……我要回家!”


於是真的END了。



淺燈跪坐在地窖的鏡子前,有些躊躇地開口:“鏡子先生,什麼時候您才會回答白雪公主呢?”

黑澄澄的鏡面沈默了許久,終於在淺燈擔心是否要問第二次時不耐煩地出了聲:
“……白痴!”



真的真的END了







諫山実生『とおりゃんせ』 «  | BLOG TOP |  » 魔法(草稿)第一章

時刻

自分

みみぱん

Author:みみぱん
 
ここはブログではない、倉庫ですよ。

 

章節

分類

計数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